提示:请记住爱游戏最新网址:porntube8base.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爱游戏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风?}侍女全文

纳喇春兴8622万字5222人读过连载

《风?}侍女全文》"看清一个人的脾性有多么困难啊,K"弗而达叹了一口气说。"我自然并不怀疑你,要是我真从板娘那儿学会这种领的话,那我宁愿它扔掉,跪下来恳你宽恕我,就像我素那样,请相信我哪怕我说着这些教厌恶的事情的时候我也是这样。可是底你还是有许多事瞒着我;你一会儿了,一会儿又去了我不知道你往哪儿,也不知道你打哪来。刚才汉斯敲门时候,你又喊出了纳巴斯的名字来。不懂为什么那个可的名字,你却喊得么亲热,但愿我的字也能有一次让你得那么亲热就好了要是你不信任我,教我怎么能不起疑呢?这样就把我完交给老板娘了,你行动似乎证明她说了。不是样样事情我不是说样样事情都证明她说对了,把两个助手打发走不就是为了我的缘吗?啊,我是多么望能从你的言行找一点一滴给我安慰东西,即使因此忍痛苦我也心甘情愿如果你能知道我这苦心就好了。""我只说这一遍了,弗达,"K说,"我没有一丁点儿的事情着你。你看老板娘多么恨我,她又是样千方百计地想把从我身边拉走,她的是多么卑鄙的手,而你,弗丽达,她又是多么俯首帖,多么俯首帖耳啊现在告诉我,我有方面的事情瞒着你?你知道我要见克姆,你又帮不了我忙,因此,我只好自己去努力了,这也是知道的;你也道我直到现在还没成功。这一切枉费机的企图也许已经我自己屈辱得够受了,难道我还要把些都告诉你,这样加倍屈辱自己吗?天在克拉姆的雪橇车门前白白地守了整一个下午,冻得身发抖,这难道也我来自吹自擂吗?是因为我实在不愿再去想这些事情,才匆匆地跑回到你边来,可是迎接我却又是你给我的这多谴责。你说巴纳斯吗?不错,我是等他。他是克拉姆使者,可不是我让当克拉姆的使者的""又是巴纳巴斯!"弗丽达叫了起来。"我不相信他是一个好使者。""也许你说得对,"K说,"可是他们给我派来只有他这么一个使。""这对你更不利,"弗丽达说,"这一切更有理由说明什么你应该提防他""不幸,直到今天,他还没有给我任需要提防他的理由"K笑着说。"他很少来,带来的信息是无关紧要的;只因为那是从克拉姆儿来的,才有一些值罢了。""可是你听我说,"弗丽达说,"这是因为现在就连克拉姆也不是你目标了,也许就是一点使我心里最不了;你原先跟我在起的时候,总是惦着克拉姆,这已经糟了,可是现在你像连克拉姆也不想了,那就更糟了,一点连老板娘也没预见到。据老板娘,有一天当你终于现你寄托在克拉姆上的希望落空了,的幸福,一种靠不的然而是非常真实幸福,也就完结了可现在你连那一天不再等待了,一个孩子突然出现了,就为了他的母亲开跟他周旋,仿佛是了自己的生命在作争似的。""我跟汉斯的谈话,你理解完全正确,"K说,"真是这样。可是你过去的全部生活难都忘掉了吗(当然老板娘除外,她的去的生活是不愿意掉的),难道你忘了一个人应该努力上爬,特别是在他于底层的时候?一人难道不应该利用切可能给他带来希的机会吗?我到这的第一天,偶尔闯了雷斯曼家里,就他家里,这个女人口告诉我说她是从堡里来的。向她请或者甚至向她求助那是再自然也不过事;假使老板娘只道接近克拉姆的重障碍,那么,这个人可能就知道通向拉姆的道路,因为自己就是打那条路来到这儿的。""到克拉姆那儿去的道?"弗丽达问道。"当然,到克拉姆那去,不到他那儿去还上哪儿去呢?"K说。接着,他跳了来:"可现在正是我去拿午饭的时候了"弗丽达怀着一种不合时宜的渴望,迫地央求他留下来,佛只有他跟她呆在起,才能证实他所的一切安慰她的话但是K想到了那位师,他指了指那扇时都会霹雳一声打的房门,并答应她上就回来,告诉她炉子也不用生,他己会回来料理的。后弗丽达默默地让了。当K踩着积雪门时--这条路上的积雪早该铲除了,奇怪,工作进行得慢!--他看见一个助手这会儿还筋疲尽地抓住了栏杆不。只有他一个人,有一个上哪儿去了?这么说,他至少经挫败了其中一个的耐心了。这留下的一个却还是满腔诚,这是一眼就看出的,他一看见K更活跃了,比以前狂热地向K伸出了只手臂,翻着眼睛"他倒是固执得惊人,"K暗自思忖着,可是他不禁又想,"要是他再这样扶下,他要冻死在栏杆的。"但是表面上他没有向助手作任何示,只是威胁地向扬了扬拳头,不让挨近一步;助手也真的往后退了好几。弗丽达为了要在火以前让房间里通下风(这是她答应的),这时正巧打了窗子。助手的注力立刻从K的身上移到那边去了,仿禁不住吸引似地往子那边爬去。弗丽的脸上露出了可怜手的神色,又对K来了无益的求情的光,她犹豫地把一手伸到窗外,不知是在招呼他呢,还叫他走开,助手却不因此而打消向她近来的决心。于是弗丽达急忙关上了面的一道窗子,但她仍旧在窗子后面着,把手搁在窗沿,侧着头,眼睛睁大大的,脸上一直着笑容。难道她不道,她这样站着只吸引助手而不会赶他吗?但是K不再头去望了,他想,最好还是速去速回K嘴唇闭紧紧地凝谛听着,坐着的那木柴已经散也没有觉,他几坐在地板了,后来终于站了来,坐到台上去,住了弗丽的手,她力地想把抽回去,说:"你说的这些话我始终分清这是老娘的意思是你自己意思。""全都是老娘的意思"弗丽达说,"我听她的话,只为我尊敬,然而这她说的话一句也不,还是生第一遭呢她说的这话在我听显得非常笑,跟咱两个人之的实际情差得多远我觉得实情况正好她所说的反。我想咱们第一在一起以的那个阴的早晨。跪在我的边,你的气好像一都完了。那以后,管我竭尽能地干着然而真的像我不是帮助你,是在妨碍。为了我缘故,老娘才变成你的敌人一个强有的敌人,至到现在还是把她计得过低;为了我缘故,你心事重重你才要争职位,你会在村长面前陷于利的处境你才会在师的面前首帖耳,才会落在两个助手手里,但,最糟的,也是为我的缘故你也许就失去了会克拉姆的会。你至还在想方法要接近拉姆,这过是企图取他谅解无力挣扎了。所以自己思忖老板娘当比我懂事多,她只想用她的告来提醒,免得我己后悔莫。这是一出于善意而是多余企图。我你的爱情我经受得一切考验到头来也给你以鼓的力量,使不在这村子里,会在别的方;它已证明了它威力,它经把你从纳巴斯的庭里拯救出来。""这是你当的看法,么,"K说,"从那时候起,你爱情变了有呢?""我不知道"弗丽达回答道,垂眼睛看了下K的手K的两只仍旧握着的手,"也许什么都有变;现你跟我挨这么近,么安详地我,我就得什么都有改变。是,事实……"她把手从K的里抽回来挺直了身跟他面对地坐着,默地啜泣,却并没掩着脸;满面泪痕望着他,像她并不在为自己哭,因此用掩饰,是为K的恩负义而,如果他到她的眼而痛苦,是他罪有得,"可是,事实上自从我听你跟这个子的谈话后,一切全都变啦你开始打他们家里事情的时,你那副气是多么真呀,问问那的!我看来,跟你那天上走进酒间的那副冒昧又坦的神气一一样,你想用这种子气的热来引起我注意。当你的情形像那个样,我但愿板娘当时在场,让听听你说话,咱们可以知道是否还要持自己的法了。可,突然之--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我注意到你是抱着种诡秘的图在跟他话的。你充满了同的话语赢了他的信--要赢得他的信任真不容易--这样一来,你就以轻而易地达到你目的,你目的我也始看得越越清楚了你的目的是要那个人。听了那些显然很热心的听她的话我能够一了然地看你的肺腑你只是在算你自己事情。甚还没有赢她,你就欺骗她了从你说的些话,我但认清了的过去,且看到了的将来,好像老板坐在我的边给我解着这一切我却还要全身的力把她撵走样,但是又明明知这是无济事的,不,真正要出卖的不我,真正被出卖的不是我,是那个陌女人。后我恢复了定,我问斯他将来做一个什样的人,说他想做个像你这的人,于,我知道已经完全了你的影,现在这可怜的孩在这儿被利用,跟那时在酒间里被你用,这两之间又有大区别呢"为了弗丽达的缘故,K整天都没有上巴纳巴斯去打听消息;又为了免在弗丽达的面前接见巴巴斯,他一直在门外干儿,活儿干完以后,他是留在外边等巴纳巴斯但是巴纳巴斯没有来。在他惟一能够做的事就去拜访那两个姐妹,他消站在门口问几句话,不了一两分钟就可以马赶回来。于是他把铲子雪里一插,飞奔前去。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了纳巴斯家的门口,砰的声就把门推开了,也没看清是谁在屋子里,就道:"巴纳巴斯还没有回来吗?"他问了这句话以后,才注意到奥尔珈不屋里,两位老人又是那毫无表情地坐在桌子最的一头,还不知道大门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悠悠地朝着门口转过头,K后来又注意到那个玛丽亚蒙着毯子睡在火旁边,她看到K突然出吓得跳了起来,一手按额头,竭力想让自己镇下来。假使奥尔珈在的,她也许早就马上回答,K也就可以回去了,是奥尔珈又偏偏不在,只得往阿玛丽亚跟前走一两步,向她伸出手去她默默地握了握他的手K请她劝两位受惊的老不用走过来了,她便说几句话劝阻了他们。K着便知道奥尔珈正在院里劈柴,阿玛丽亚因为极了--为什么缘故,她没有说--才躺下了不多一会儿,巴纳巴斯确实没有回来,但是准定马就可以回来了,因为他来不在城堡里过夜。K谢她告诉他这些消息,本来可以走了,但是阿丽亚问他是否愿意等一见见奥尔珈。可是她又他在白天已经跟奥尔珈过话了吧。他惊奇地回说没有这回事,于是他奥尔珈是不是有什么特重要的话要跟他说。阿丽亚似乎有一点生气的子,默默地噘起了嘴巴向他点了点头,显然是他告别的意思,然后重躺了下去。她一面躺着一面用眼睛盯着K,看他仍旧站在那儿,似乎得很奇怪。她的眼光是漠的、清澈的,也像往一样是固执的,她的目又从不正对着她所要看目标,总是带点儿苦闷神气对它微微地斜睇着虽然不大看得出来,可毫无疑问,决不是正视这显然不是因为她懦弱也不是因为困惑,也不因为心虚,而是出于一坚持不愿与人往来的强欲望,或许只有她自己人才懂得这种表情。K起来他还记得,进村第个晚上使他在这儿局促安的正是这副眼神,甚使他对全家人立刻产生恶印象的,可能也是由她的这副眼神,眼神本并不可厌,隐含着矜持正直的神色。"你』总是这样郁郁寡欢,阿玛丽,"K说,"是什么在折磨着你呢?你能告诉我了什么事儿吗?我从来有在乡村里见到过像你样一个姑娘。我也从来有这样惊讶过。你真的这个村子里的人吗?你在这个村子里生的吗?"阿玛丽亚点了点头,仿K只是问了最后那两个题,接着她说:"那么,你要等奥尔珈来吗?""我不懂你为什么老是问这个,我不能再等了,为我的未婚妻正在家里着我呢。"阿玛丽亚用一只胳膊肘撑着身子;她有听说过他们订婚这件。K告诉她弗丽达的名。阿玛丽亚也不知道这名字。她问K,奥尔珈否知道他们订了婚。K她是知道的,因为她看过他跟弗丽达在一起,且像这样的消息,是很就会传遍全村的。但是玛丽亚对他说,她敢担奥尔珈一定不知道这回,而且这可能会使她非伤心,因为她似乎爱上了。她没有直率地这么过,因为她非常矜持,是爱情这个东西自己总会不自觉地泄露出来的K认为阿玛丽亚准是搞了。阿玛丽亚微微一笑她这一笑虽然笑得那么郁,却使她忧郁的脸上现了光辉,于是沉默变了流畅的谈话,冷漠也成了亲热,还打开了一保藏到现在的嫉妒的秘,一个自然还可以重新藏起来的秘密,可是再无法完全隐藏了。阿玛亚说她确实没有搞错,甚至进一步肯定K也爱着奥尔珈,他几次上门访,表面上是为了要向纳巴斯打听传来的消息其他什么,实际上是想看奥尔珈。可是现在这切既然她阿玛丽亚都知了,他就用不着那样严地对待自己了,以后不经常来看看她们。这就她所要说的话。K摇了头,并且提醒她,他已是订了婚的人了。阿玛亚似乎并不怎样重视这婚约,她从K身上所得的最初印象决定了她对的看法,她认为K始终是一个单身汉,所以她问了一下K什么时候认那个姑娘的,因为他在个村子里呆了还只有几。K把那天晚上在赫伦夫旅馆的经过告诉了她她听了只短短地说了一,她本来就非常反对把带到赫伦霍夫旅馆去这时奥尔珈正抱着一捆木柴进来,她央求奥尔珈给她作明,奥尔枷因为从外面凛冽寒气中进屋,显得清新、焕、健壮和活泼,跟她平时呆屋子里无所事事的样子相比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她丢木柴,坦率地向K问好,接又问弗丽达的情况。K跟阿丽亚交换了一下眼色,她似一点也没有窘态。K稍稍宽了一点,便用比较从容的口谈起弗丽达(否则他是不会么从容的),他描述她在学里竭力设法把屋子收拾得整一些的困难处境,他匆匆地说着,因为急于想马上回家,所以在向姐妹俩告别时,时忘情竟邀她们上他的家去。可是阿玛丽亚却不让他再收回这句话的时间,马上一接受了这个邀请时,他又结巴巴地不知说什么才好了;样,奥尔珈也只好说她也愿去看他们。可是K仍旧一心想马上回去,在阿玛丽亚的光逼视下又觉得很不舒服,是便不再犹豫,承认自己发这个邀请是没有经过考虑的只是出于个人一时感情冲动但是很遗憾,弗丽达和她们家人之间存在着很大的敌意这是他无法理解的,所以他能保证他的邀请是否可以实。"不是敌意,"阿玛丽亚把毯子往身后一丢,从睡椅上起来,说,"事情没有这么严重,不过是她在什么地方听人家这么传说,她也就跟着么说罢了。得了,走吧,回你那个年轻的女人那儿去吧我看得出来,你急着要走呢你用不着担心我们会上你们儿去,我起先是有心想捉弄弄你,开开玩笑,才那么说。你尽可以常常来看我们,也不会阻拦你,你只要说是向巴纳巴斯打听消息的就行这可以永远作为你的借口。还可以告诉你,即使巴纳巴从城堡里带来了口信,他也能老远地上学校去找你,这更可以作为借口了。他不能么赶来赶去,可怜的孩子,干了这份差使已经把自己累啦,你得自己上这儿来取消。"K以前从来没有听到过阿玛丽亚一口气说上这许多话而且听起来也跟她平常的语不同,含着一种威严的意味显然,不仅给K留下了深刻印象,连平时同她相处惯了奥尔珈也给她打动了。她稍侧向一边站着,两只臂膀抱胸前,又一次像往常那样呆呆脑地微微弯着身子,眼睛着阿玛丽亚,可是阿玛丽亚望着凡"这是一个误会,"K说,"你说我不是真心诚意来找巴纳巴斯的,这可真是天的误会,我最迫切的愿望,正是我惟一的愿望,就是把的事情跟当局取得适当的解。在这方面,巴纳巴斯得帮的忙,我的希望大部分都寄在他的身上哩。我得说他已度使我大失所望了,可是追原因,我的过错比他的大得;我刚来到这个村子的时候我糊里糊涂地以为那天晚上要走几步路,什么事情都可解决了,可是后来证实了办到的事情毕竟是办不到的,却把过错推给他了。这甚至影响了我对你们这一家和对们俩的看法。可是这一切都经是过去的事啦,我想我现更了解你们了,你们甚至可说是……"K竭力想找一个恰当的词句,可是一时又想不来,所以他暂时只得这样说"就我的经验来说,你们甚至可以说是村子里心眼最好的。可现在,阿玛丽亚,你又把我从正题岔开了,因为你低了巴纳巴斯对我的重要性如果不说你贬低了你哥哥的作的重要性的话,也许你并了解他的事情,要是这样,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也许你解他的事情--而且我也倾向于这种想法,--如果是这样,那就坏了,因为这说明你哥哥在骗我。""你冷静一点吧,"阿玛丽亚叫道,"我才不了解他那些事情呢,什么引不起我的兴趣去注意他那事情,丝毫都引不起我的兴,连我关心你的这份心意也不起我去注意他那些事情,对你的关心倒也许会驱使我干许多事情,因为,正像你说的,我们是心眼最好的人可是我哥哥的事情是他自己事情,除了偶尔违背我的本听到一两句以外,他的事情一点儿也不知道。可是奥尔倒是能够把巴纳巴斯的事情部告诉给你听的,因为她是所信任的。"说罢,阿玛丽亚就走开了,她先走到她的父亲那边,给他们悄悄地说了句话,接着就到厨房里去了她走开的时候并没有给K道,似乎她知道他还要呆好大会儿,因此,她不需要跟他别第十四"所有这一切,"K说,他已经恢复了镇静,平心静气地听着说话。"你说的这一切,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有道理的,也不虚妄的,不过只是一种偏见罢。这些全是老板娘的想法,我敌人的想法,尽管你以为这是自己的想法;这么一想,我就心了。可是这些话颇能发人深,人们能从老板娘那儿学到很东西。她本人没有给我说这些,虽说她在别的方面并不顾惜的感情;很明显,她把这件武放到你的手里,希望你对准我弱点或者要害之处袭击。如果我欺骗你,那么她也同样是在骗你。可是,弗丽达,你不妨一想,即使全都像老板娘所说那样,她的那个假设总是可耻,那就是说你并不爱我。这样只有这样,才好像我真是为了从中渔利而且施用了阴谋诡计你骗上手的。这么说来,连那晚上我跟奥尔珈手挽手地在你前出现,也可以说是我为了博你的爱怜而有意安排的了,老娘历数我的罪状可偏偏忘记了一条。不过,要是事实并不是她说的那么坏,那天晚上并不你给一只狡猾的凶兽逮住了,只是你爱上了我,正像我爱上你一样,我们情不自禁地互相上了对方,在这样的情况下,丽达,请你告诉我,事情又将何呢?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么,我为自己打算,那也是为你,这里没有什么区别,只有人才能从中看出什么区别来。情就是这样,甚至我跟汉斯的话也是这样。况且,在你谴责跟汉斯的谈话中,你已经神经敏得把事情夸张到了惊人的地,因为如果汉斯的意图跟我的不一致,那也决不能说我和他意图就处于对立的地位,而且我之间的分歧也不会在汉斯的上消失,如果你相信这一点,你就大大地误解了这个小心谨的小家伙了,即使我们之间的盾因为汉斯而得到了解决,我,那也不会有谁因此而更倒霉"直到傍晚,天已经擦黑,K扫清了校园的径,把积雪堆两旁,敲得结实实的,这一的工作总算干了。他孤零零个人站在静寂人的校园门口原来留下的那助手在几个钟以前给他赶走,他在那个助后面追了好长段路,但是那伙在花园和校之间的一个什地方躲了起来找不到了,从以后他没有再面。弗而达在子里可能在动洗衣服,或者旧在给琪莎的只猫洗澡;琪把这个差使交给弗丽达,这一种了不起的任的表示,其,这是一件并愉快而且是额的差使,K要是看到他们自有种种弱点因不得不抓住一机会赢得琪莎好感,他是决会让她去干这的差使的。琪带着赞许的神看着他从阁楼把孩子的洗澡拿下来,烧了水,然后小心翼地帮着把猫进澡盆里去。是她就真的把完全交给弗丽去照料了,因希伐若来了,是K进村第一晚上就认识的人,他带了又尴尬(由于那晚上所发生的情)又是盛气人(就像是个主似的)的神向K打了一下呼,就同琪莎起到另一间教里去了。他们个人这会儿还在那儿。K在头客栈时人家诉过他,希伐虽然是一个城的儿子,但是在村子里已经了有一段时期因为他爱上了莎,而且凭着同当局的关系他给自己搞到一个小先生的位,他专门利这个身分去听莎上课,不是孩子们一起坐课椅上,便是脆靠着琪莎的边坐在讲台旁他的出现也不打扰什么人了孩子们早就安若素了,这也是因为希伐若不喜欢孩子,不懂得孩子的理,除了代替莎上体育课以,他很少跟他说话,他只是足于跟琪莎共吸,沉醉在她温暖和亲近之。"你问我为什么把他们赶走吗?"K问道。"完全是因为你。""我?"弗丽达问,但是她的眼睛并没有从助手们的上移开。"因为你对助手们太客气了,"K说,"对他们的放肆行为,你总是采取宽容态度,给他们笑脸看,抚弄们的头发,一刻不停地向他表示同情--'可怜的家伙!可怜的家伙!'你刚才还这么说来着,--最后终于发生了这件事,那就是你竟毫不犹地牺牲了我去解救这两个助,免得他们挨一顿打。""是的,确实是这样,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使我心里不痛的就是这个,使我不能跟你在一起的也就是这个,虽然承认没有比跟你守在一起更的幸福了--永远在一起,永不分离,--尽管我感觉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处安静的方,可以供咱们相亲相爱地活下去,不论是在这个村子,还是在别的什么地方都没;因此我又希望有那么一座深又窄的坟墓,在那里面咱俩紧紧地搂抱着,像用铁条在一起那样,这样我的脸藏你的怀里,你的脸藏在我的里,谁也不再看见咱们。不在这儿……你瞧,就有这两助手!他们抱着拳哀求的时,想到的不是你,而是我。""这会儿一直望着他们的,也不是我而是你,"K说。"的确是我,"弗丽达说,她几乎要冒火了,"我这会儿一直在说的就是这个问题;即使他是克拉姆的使者,也没有老着我的必要吧?""克拉姆的使者?"K重复了一句,弗丽达指出了这一点使他感到万惊讶,尽管这似乎也是很自的事情。"他们当然是克拉姆的使者,"弗而达说。"尽管是使者,他们也还是淘气的子,需要有人给他们的脑子输一点道理进去。两个面孔得又丑又黑的小鬼;两张完不同的脸生得多么难看,人会说他们的长相是大人啦,像大学生的样儿啦,可是他的行动举止却又是那么幼稚笑。你以为我没有看到吗?真替他们害臊呢。唔,就是么一回事,我并不讨厌他们可我为他们感到害臊。所以禁不住要望着他们。人家给们气得要死的时候,我只会他们发笑。人家要打他们的候,我也只会摸摸他们的头。在夜里,我躺在你身边的候,我睡不着,我总是要伏你的身上望着他们,一个裹毯子躺在那儿睡着了,一个在炉门前添柴,我把身子探那么出,几乎要把你惊醒了我怕的不是那只猫--哦,猫我是见惯的,酒吧间里嘈杂夜生活我也是过惯的,--我怕的不是那只猫,我是怕自。不,用不着一只猫那么大畜生来惊醒我,只要有一点微的响声,我就会吓得跳起。起初我怕惊醒你,生怕把切事情都破坏了,但是,我爬起来点蜡烛,逼着你马上来保护我。""这些事我一点也不知道,"K说道,"我只是模模糊糊地有一点怀疑,以就把他们撵走了;现在他走啦,也许一切都会变得顺起来。""是的,他们总算走啦,"弗丽达说,但是她满脸愁容,并不快乐,"可咱们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管他们叫克拉姆的使,虽然不能当真,可也说不是真的。他们的眼睛--天真而炯炯发亮的眼睛--使我想起克拉姆的那双眼睛;是的就是这样,有些时候,那是拉姆的眼光通过了他们的眼射透了我的身子。因此,方我说我为他们感到害臊是不实的。我倒希望是真的。我觉得,他们的行为要是发生别的地方或别人身上,那似是可笑和可恼的,可是发生他们身上,那又是另一回事。我望着他们可笑的鬼把戏总是又尊敬又钦佩。假使他是克拉姆的使者,那有谁愿给咱们想法子摆脱他们呢?说,摆脱他们究竟是不是一好事呢?要是摆脱他们并不,你愿意马上召他们回来吗假使他们还是愿意回来,你感到高兴吗?""你要我把他们再召回来?"K问。"不要,不要!"弗丽达说。"我绝对不要他们回来。如果他们在奔进来,我就会看到他们新看见我的那股乐劲儿,像子似地围着我蹦蹦跳跳,又大人似地伸出手臂要拥抱我不,我可不相信我能受得了种举止行动。可是我一想起假使你继续这样硬着心肠对他们,说不定你就会永远见到克拉姆,那我就不惜付出何代价来帮助你避免那样的果。在那样的情况下,我惟的愿望就是为了你的缘故让们进来,马上让他们进来。要为我担心;我怕什么呢?会尽量坚持地保卫自己,假我必须屈服,那我会意识到也是为了你的缘故才屈服的""你这么说,只能加强我驱逐这两个助手的决心,"K说,"我决不会让他们回来。从我把他们赶出去这一点来看至少证明:在一定的情况下要对付他们也不是束手无策因此,这也证明他们跟克拉并没有什么真正的联系。昨晚上,我还接到一封克拉姆信来着,从这封信看来,虽有人把这两个助手的情况向拉姆作了完全不真实的汇报但从这里也可以得出这样的论,就是克拉姆对他们完全漠不关心的,因为要不是这,他无疑会获得关于他们两人的正确的报告。至于你从们的身上看到克拉姆这一点那也是不足为凭的,这是因很不幸你仍旧受了老板娘的响,所以你才处处看到克拉。你仍旧是克拉姆的情妇,完全说不上是我的妻子呢。时候这使我非常沮丧,我感仿佛失去了一切,我觉得我佛刚刚来到这个村子,可是像我真正来到这儿时那样满希望,现在明知道自己的前只会是不断的失望,还得一接一个地把它们部吞下去。过这种感觉也只是偶尔才有"K看见弗丽达听了他的话脸上露出了沮丧的神色,便又笑地说:"实际上这种感觉也证明了一件好事,就是你对是多么重要。要是说你现在我在你和这两个助手之间选的话,这就足以决定这两个手的命运了。多糊涂的想法在你和这两个助手之间选择现在我要再说一遍,永远摆他们,我这么说,也这么想再说,咱们俩变得这样儒弱谁知道是不是由于咱们到这儿还没有吃上早饭的缘故呢""可能是这个缘故。"弗丽达说,她疲倦地笑着跑去干的活儿了。K也重新拿起了帚




最新章节:后宫年妃传全文

更新时间:2021-05-08

最新章节列表
哥哥你好大哦全文阅读
抢亲要吉时全文
都市大亨陈兴全文阅读品文
拖鞋大队全文阅读
全文免费校园小说
妖孽保镖全文阅读 零点
怎么才算情深全文阅读
茅山传说全文在线阅读
将军府的小妾 全文阅读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豪门婚爱前夫太无耻免费阅读全文
第2章 桃花朵朵笑良缘txt全文下载
第3章 幼齿情人全文阅读
第4章 逆天狂后之废柴太嚣张全文阅读
第5章 三生神仙债全文手机在全文阅读
第6章 身有千千劫全文阅读14
第7章 神级透视高手全文阅读
第8章 爆菊花全文阅读
第9章 父与子阿彻全文阅读
第10章 守山犬全文阅读
第11章 雪儿脚下全文
第12章 求资源你懂的全文阅读
第13章 听说少年明媚如昨全文txt
第14章 嫡女重生清宫宠后全文阅读
第15章 我和小囡全文阅读
第16章 暴君的禁脔1全文阅读
第17章 欲天神帝全文阅读免费
第18章 王的第五王妃阅读全文
第19章 九阳战帝最新全文阅读
第20章 帝王女之长公主全文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3621章节
悬疑小说相关阅读More+

何以许情深全文免费阅读

梅尝君

升迁有道权谋全文

仲勤帆

理想主义猜度全文阅读

太史贵群

首席宠妻入骨全文阅读

计梦葶

恶魔走开全文阅读

计心林

帝少宠妻如狼全文免费

郑舟